半世纪前揭开生命之迷 DNA之父克里克逝世(图)

 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:弗朗西斯·克里克是生物学界享有盛誉的一代大师,他在半个世纪前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,从而解开了遗传基因的

  密码,为如今轰轰烈烈的生物技术革命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。据美联社7月30日报道,这位杰出的科学家在与直肠癌进行了多年抗争后,于7月28日在美国圣迭戈市一家医院溘然长逝,享年88岁。

  1916年6月8日,克里克出生在英格兰北汉普顿市,他的父亲是个鞋厂老板,母亲则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。克里克从小就是个好问为什么的孩子,为了满足他的求知欲,克里克的父母特意给他买了一套少儿百科全书,这套书伴随小克里克度过了童年。

  1933年,克里克考入了伦敦大学学院,不过他选择的专业不是生物学,而是物理学,经过6年的刻苦学习,他如愿拿到了该学科的硕士学位,并开始进行博士研究,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中断了他的学业,克里克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开始了军旅生涯,他被分到英国海军科研部门制造水雷。

  战争结束后,克里克的工作轻松了很多,这段时间里,他大量阅读各学科书籍,并对“生物与非生物的区别”课题极其兴趣,于是开始自学生物知识。1947年,从海军退役后,克里克得到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学的资助,进入剑桥大学的斯坦格威斯研究实验室一边学习,一边参与研究工作。凭着出色的悟性和刻苦的钻研,克里克很快成了实验室的领军人物,顺利进入剑桥大学卡文迪什实验室的医学研究理事会,攻读生物学博士。

  上个世纪50年代初,英国伦敦大学科学家罗莎琳德·富兰克林和莫里斯·威尔金斯通过X射线衍射获得了DNA晶体结构照片

  ,克里克认为这对他所研究的问题很有帮助,于是在当时著名生物学者佩鲁茨的指导下,他完成了《多肽和蛋白质的X射线分析研究》,并将它作为自己的博士论文,这份论文获得了多位大师的好评,克里克因而成为生物学界的一颗“新星”。

  1951年,克里克结识了来自美国的生物学者、年仅25岁的詹姆斯·沃森,并与他成为知己。两个人一致认为,解决DNA分子结构问题是打开遗传之谜的关键。从当年11月到1953年4月,他们合作从事DNA分子结构的研究。

  在此期间,克里克、沃森与当时学界泰斗进行了数次学术交流,从他们那里获得了较完整的DNA晶体结构的分析数据和照片、DNA4种碱基两两相等的数据,还了解到蛋白质肽链由于氢键作用而成阿尔法螺旋型。

  在这些成果的基础上,沃森和克里克通过认真分析、严格计算和周密思考,不断改正错误,终于得到了重大发现。1953年2月28日,克里克走进剑桥小城市中心的鹰酒吧,兴奋地宣布他和沃森发现了“生命的秘密”。当年4月,他们联名在《自然》杂志上发表了题为《DNA分子结构――一种可能的结构》的论文。

  在这篇仅有900字的论文中,克里克和沃森指出,DNA具有双螺旋结构和自我复制机制,还指出DNA的部分重要特性:DNA的双螺旋主链由核苷酸中的糖和磷酸部分构成;核苷酸中的碱基通过氢键连接成特殊的碱基对;双螺旋的两条主链走向相反。

  克里克和沃森的论文被认为是“生物学的一个标志,开创了新的时代”,他们共同获得了1962年的诺贝尔医学奖。事实证明,克里克和沃森的发现有着划时代的意义,后来的科学家们以他们的成果为基础,成功地研究出了基因疗法、转基因作物、生物克隆技术和DNA鉴定技术,因而克里克和沃森被生物学界一致喻为20世纪最有影响的科学家。

  自从获得了博士学位以后,克里克留在剑桥大学教书,这一教就是20多年。在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以后,多家大科研公司高薪聘请他去工作,但是克里克表示,教书和研究能带给他无限乐趣,这是金钱所不能买到的。

  克里克的妻子奥黛尔是个艺术家,也许是受了妻子的影响,克里克特别喜欢享受生活。虽然他喜欢做实验,但是他承认一天到晚闷在实验室里实在让他无法忍受,工作之余,他喜欢带上妻子和3个孩子,一起郊游。

  1976年,60岁的克里克从剑桥大学退休,随后应美国圣迭戈索尔克生物研究院之邀,到那里担任了教授。吸引克里克的不是研究所优厚的薪水,而是海滨城市圣迭戈的优美风光。克里克曾表示,他在研究所的办公室正好面对大海,清新的海风和碧海蓝天的景色令他心旷神怡,他常会抽出时间

  克里克的朋友和学生都觉得,生活中的克里克一点也没有大师的架子,他为人谦和、幽默而且风度翩翩,沃森就曾表示:“他(指克里克)把我当成了他的家人。和他一起在剑桥共事的两年让我难忘。我特别喜欢和他交谈,即便我们各自从事研究之后,我也把他当成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  克里克是一个低调的人,他不喜欢接受采访,不喜欢在电视上露面,也不愿意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,这位大师表示:“我愿意和很多人交朋友,可是那些社会活动实在太牵扯精力,又毫无意义,还会影响我的专业研究。”

  克里克去世之后,世界生物学界的科学家纷纷表示遗憾。英国皇家学会主席7月29日表示:“弗朗西斯·克里克对科学做出了巨大贡献,他的发现开启了分子生物学的黄金时代。他的离去是科学界的一大损失。”

  英国国家医学研究学会发育遗传学研究负责人罗宾·巴杰也在当天指出:“克里克有超群的智慧,在许多极其重要的科学问题上,他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他不仅发现了DNA的结构,而且在诸如机体如何使用DNA中的信息来构建蛋白质、人类意识本质等问题的研究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”

  伦敦大学学院的遗传学家史蒂夫·琼斯把克里克称作“20世纪的达尔文”,而曾与克里克共事的牛津大学教授理查德·加德纳则认为“克里克是20世纪最伟大的人之一……他有超常的洞察力,能直接深入到问题核心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ilverbuicks.com/bateerkelike/5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