底特律是怎样走向衰败的

  活塞队在总决赛中轻取波特兰开拓者队卫冕NBA总冠军,这一欢腾时刻却成为这座“汽车城”衰落前的一抹余晖。彼时,底特律人正为苏联这个最大战略对手的自我终结而欢呼雀跃,为“广场协议”后日元的大幅升值而欢欣鼓舞,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城市人口规模不断萎缩,产业持续外流,正逐渐被历史淘汰。23年后,底特律市政府走向破产边缘,其老城区形同废墟的房子被卖出了“鞋子价”,这时候人们才幡然醒悟质问道:底特律是如何走到这般境地的?

  底特律从全世界瞩目的“汽车城”到今天闻名全球的“鬼城”,经历了漫长的衰落期。追溯历史,底特律的衰落是一系列不幸和错误的必然产物,其中影响突出的因素包括以下四点:

  首先,底特律在城市竞争中负于芝加哥。这座城市坐落于五大湖畔,铁路、水运发达,在美建国初期是美国加拿大的主要经济枢纽。1950年是该地区的“黄金时代”,其城市人口曾达到180万,为全美第四大城市,大批来自加拿大的木材和原材料经由这里被输往美内陆,吸引来大量由非洲裔美国人组成的搬运劳工大军。然而,底特律作为美加地理枢纽的作用也止于搬运货物。依靠期货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发展,与底特律同属密歇根州、地理位置相似的芝加哥加速崛起,成为“全美商品中心”和该地区最耀眼的一颗明珠。比较之下,底特律的商业前景日益黯然失色,在五大湖区域逐渐被边缘化,高端商业人才和中小企业持续流向芝加哥。

  第二,其汽车产业优势难敌全球化趋势。底特律可谓兴也汽车,败也汽车。在1960年代鼎盛时期,50%以上的底特律人都在从事与汽车业相关的工作,福特、通用、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门前车水马龙,其产品在美居于统治地位。然而,固步自封的三大汽车公司很快遇到了日本人的挑战。日本人制造的车更便宜省油,在“石油危机”时,这些优势就显得尤为明显。即便底特律强大的汽车工会组织不断向美国政府施压,力促政府提高进口日本车的门槛,甚至希望推动日元升值扭转这一窘境。可是,底特律人却无法阻止日本汽车企业在美国南部投资建厂及美签订“北美自由贸易协定”。美国汽车业仍然在蓬勃发展,但更多的产能被转移到了成本更低的美国南部各州及墨西哥,拉丁裔汽车工人取代了非洲裔工人。到本世纪初,底特律只剩下一个“汽车城”的名号及一大批热衷工人运动的高薪蓝领。最终,2008年的金融危机给了底特律苟延残喘的汽车厂致命一击,通用汽车申请破产保护,14万工人丢掉了饭碗,该市失业率一度高达30%。即便如今美国车市已有复苏态势,但新增的就业岗位也很少在底特律。

  第三,高犯罪率和贫民窟现象使底特律“不适合居住”。早在汽车业已有衰败现象时,底特律就曾想过若干办法试图实现城市转型。上世纪90年代,为了促进当地旅游业,政府先后授权在城市中心地带建设了一批高档宾馆和三座赌场,希望将这座黑人人口占80%的城市打造为“美国黑人文化的中心”。不过,这个中心除了爵士乐、嘻哈说唱外,也包括帮派火拼、、吸毒和犯罪。经济低迷造成贫民窟蔓延,贫民窟刺激犯罪率上升,高犯罪率制约经济增长,在底特律这三者逐渐形成了一个死循环。正如美国著名饶舌歌手阿姆在其有自传性的影片《8英里》中所述,底特律的黑人只有三条路可以选,要么努力在演艺圈、体育圈闯出一片天地,要么去当帮派小混混,要么去收废品。2007年,底特律在全美暴力犯罪城市榜上排名第三,2008年,密歇根州三分之二的谋杀案发生在底特律,2010年,该城市连续第四年成为联邦调查局(FBI)眼中美国“最危险的城市”。只要是稍微为子孙后代着想的,都不会愿意呆在这样一座城市。从1990年至今,底特律市人口已减少近300万人,城市住房中有五分之一是空房,在这样持续供大于求的情况下,房价不断下跌也是必然趋势。

  第四,当地政府治理失败,积弊难返。治安差与当地政府必然脱不了关系。底特律曾是美国政治的骄傲,1963年,美国人权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在底特律发表了一次关于“人人平等”的长篇演讲,2个月后,这篇演讲被改编为“我有一个梦想”。1974年,底特律就选出了首位黑人市长,这位名叫科尔曼·杨的人在底特律执政近20年直至1993年才退休。科尔曼·杨在任期间底特律腐败案件不断,两任警察局长均因贪污超过百万美元和私设小金库而锒铛入狱。2002~2008年担任市长的吉尔帕特里克终于将底特律的“肮脏政治”发扬到了极点,他依靠家族势力32岁就当上市长,在任期间先后卷入妻子谋杀、洗钱、贿赂、政治献金、滥用公款、滥用权力、妨碍司法公正等十余项丑闻。2010年,这位仁兄被判入狱,但其任上大搞城区改造欠下的巨额债务到今天才爆发。这些公共债务终究要由当地纳税人来还,美国人明白在此置业后可能变成底特律政府的“案上肉”,即便房价贱如鞋子,仍避之不及。文/《瞭望》新闻周刊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silverbuicks.com/ditelv/600.html